您好,欢迎光临苏州朗益精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您好,欢迎光临朗益官网 简体中文 English 日本語
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满意的服务 专业从事精密模具的设计制造,提供批量产品生产、注塑生产、以及精密治具、夹具的设计、制造、调试一条龙服务,公司立志于为客户提供优质、高效的服务。
新闻中心
公司资讯
产品知识
行业动态
联系方式
联系人:季桂祥(总经理)
电话: 13511600484
传真: 0512-67565008
邮箱: lyoffice@lonni-1.com
地址: 苏州吴中区木渎镇新苏福路428号
首页 >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大变局中如何拯救你的资产

发布时间:2015-08-24 阅读:572次
     十年之后,这个白金时代究竟该怎么发展,如何在未来的商业地产里面挖到自己最好的宝贝,在过去一段时间惊心动魄经历过的股市大跌大起后,我们该逃离还是应拥抱……在这篇演讲中,你都可以找到答案!

  以下是吴晓波演讲文字略录:

  我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,这个题目叫做如何拯救我的资产。我在想,其实我不是一个理财师,我是一个研究经济和研究企业的一个人,长期去一线跑,我能够和大家讲的事情,还是产业的问题,因为36年来,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波动就像一个不断成长的人,由一个非常贫穷的穷小子变成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我们的很多财富都是在这个产业的波动中不断的累积的。

  这些年的需求出现了一个情况,就是巨变,我是90年开始工作的,从去年开始,很多60、70后的朋友会和我见面,问我,晓波,你发觉没有,最近一两年开始,这个世界好象变的非常的陌生,我们原来非常熟悉的商业模式在改变,原来非常熟悉的盈利模式在改变了,甚至有一些我们非常熟悉的消费者,现在突然间变的非常模糊。

  今天来到现场的应该是我们中国的中产阶级,有很多是企业家,这些人都是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经济成长的获益者,今天确实有很多的迷茫。一个国家的经济由两部分构成,一个是宏观经济波动,政策波动是怎么样的,第二个是在我们眼前和我们从事的这个产业在发生什么变化。如果把宏观当做天,把产业当作地,今天这个情况,2015年的今天,大家有没有感觉现在已经改天换地,很多行业变的非常陌生,天变成了什么样了?

 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,国务院秘书局给我打电话,说月中的时候李总理要开一个一季度的经济学习座谈会,总理点了十个人,其中有我的名字。我就去了中南海,在国务院第一会议室,我是第六个发言的,在我前面发言的五个人,是中国非常好的宏观经济学家,五个宏观经济学家向总理汇报了一个多小时,我看总理的脸色从非常好变成非常的难看。因为这五个人和总理说,2015年一季度是2009年以后经济形势最差的时间,进入到一个新的低点,然后呢?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数据大概是过去五年来比较差的,整个经济的宏观形势叫通货紧缩。

  人人都在围着说,股票会不会跌到2000点?几个老总在一桌问我,晓波,你怎么看今天的资本市场?我会开了一半,我说我要回去写稿子去了,我写的稿子叫《别慌》,为什么别慌呢?我这几天在全国各地跑企业,我看到的情况是什么呢?中国很多的实体企业的老板都在想怎么样转型,你跑到北上广、南京,每一个酒吧、咖啡厅里面,你看到的80后、90后都在谈怎么样创业,你跑到马路上到处看到脚手架,一季度二季度经济没有好到哪里去,但是也没有坏到哪里去。资本市场怎么可能崩掉呢?我那天文章救了蛮多人的命。因为,第二天公安部就到证监会去了,股票就开始稳定了。

  为什么我们会对宏观经济有了这样的一些判断,这些判断都来自于我们在一线,我们每天去看企业,每天去看一些区域经济的发展,每天去看一个城市的不动产产价格的发展,看这个城市的厂房租金怎么样,你看到的实际情况就和你的财富有了关系。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情况。

  钱有可能在什么地方?我并不认为在未来的几年内,在中国会赚钱很难赚,未来几年内,中国仍然是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之一,我们只是自己和自己比很困难,78年到2014年,中国的年均GDP增长9.7%,现在已经到了7%左右,连续降低,而且这个会是新常态。如果我们从产业角度来看,在过去36年来发生了什么,钱在什么地方?

  中国发了三个产业变更,第一,把老虎放笼子里放出来,这个老虎叫做房地产,98年中央政府取消了福利分房,全国普及按揭贷款,98年开始,中国金融到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房地产的黄金时期,中国的房价开始涨,形成了老百姓把一辈子的钱拿出来买房子,买了房子以后要买所有的东西,和房地产相关的60多个行业。

  第二,1998年,中央政府逐渐取消了外贸限制权。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叫“中国制造”。

  第三,1998年中国政府发布了六千亿国债,中国开始修高速公路。当高速公路修的时候,地方政府把土地从农民手上买过来卖给开发商。所以,我们说城市化建设是1998年以后,中国经济由吃穿用的产业经济结构内重型化转型。

  我们常常讲三架马车,就是在1998年形成的,叫做消费、出口和投资。当这三架马车形成之后,中国的整个经济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一个叫进口替代的消化内需市场变成了一个外贸的一个企业结构。在前20年,中国的主要成长叫吃穿用,钢铁、水泥价格开始上涨,能源价格开始大规模的上涨,中国的整个产业经济向重型转移。做煤矿、不动产的,在长江上下游开水电站的都赚了大钱。

  中国非常意外的出现了一个非常新兴的行业叫互联网。我最近在写一本书《腾讯传》,我研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发现今天中国的很多著名互联网企业,比如说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百度、腾讯、阿里、360、京东、盛大,全部诞生在1998年的二季度到1990年的四季度。这一波企业家的年龄,年龄最大的是1964年的马云和张朝阳,年龄最轻的是1974年的刘强东,他现在已经和90后打成一片了。

  房地产这一拨的老板基本上是1945-1965年,互联网的是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的这一拨人,而80、90后你们是第三拨人,你们在未来会把第一第二拨集体的干掉。

  第二场波段,以消费出口的波段,统治了中国经济16年,在这三个领域里面积极努力的人都赚到钱了,今天为什么很多我认识的老朋友们觉得很困惑,因为在今天2015年的8月份,我们面向未来看,钱在哪里?整个资产,整个产业进入到了新的迭代状态。我认为钱在这四个地方,一个叫新实业,新消费,新金融,新城镇化,这四个行业将统治起码十年。你会和我说,这四个行业的发展和原来第一个周期的吃穿用行业,和消费、出口、投资有什么区别?

  当年的吃穿用和消费、投资,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。当一个国家的经济是一个从无到有的时候,谁能赚到钱?胆子非常大的人,跑到一块空地上面,用非常野蛮的方式进行野蛮开拓的人才能赚到钱,不需要遵守任何的规矩,因为没有规矩。用温州人的话说,所有的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的,今天还敢讲这句话吗?每一个行业都是空的,你只要冲进去就可以赚到钱。

  冲进去靠什么呢?靠两件东西,一个是成本优势,只要能够很低的价格拿到土地,偷漏税收,由于形成庞大的优势。过去36年就这么走过来的。

  今天为什么很困难呢?最大的问题是成本优势没有了。我前两天去富士康做调研,过去五年里面,富士康年均工资增长13%,最大的代工是苹果,未来在中国五年内,富士康要做一百万台机器,替代生产线上的生产产能。我们还能够很自由的偷税漏税吗?很困难,政府也很缺钱。我们还能够任意污染空气吗?不能。

  过往的一个从无到有,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,一个投机主义、冒险为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未来的都是“新”,说明中国未来的十年变革是建立在存量的上面,全世界能够想象得到的。我女儿问我要一个iwatch,而全世界的iwatch是在河北廊坊和常熟生产的,中国在全球制造业比重超过了美国。今天中国所有做制造业的老板,整天惶惶不可终日,规模越大越麻烦。消费产生变革也非常的厉害。三年前人人讨论万达模式,生了一个儿子还能当国民老公。上个礼拜宣布万达百货34家被关掉,你能想象三年前大家都在学万达模式,现在万达模式却老化了。

  金融业的变革是最大的,回想一下,2010年的秋冬天,全中国最好的金融脑袋在北京香山开了两个半小时的会,讨论中国银行业的未来会怎么样?有一个词从来没有从银行家嘴巴里面出现过,这个词叫“支付”,变革的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人,叫做马云。因为冲击太大了,去年12月底的时候,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1600家,我今天演讲的时候达到2800家,我去年写过一篇文章叫《银行去哪儿》,我认为未来银行会瓦解。未来三年五年内,这个浩浩荡荡的互联网金融是不可阻挡的,没有人挡得住,整个金融业都在发生变化。

  中国的房地产已经完成了十年左右的高速的发展。在今天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并不是每一个城市的房子都是购买的,未来好的房子仍然很值钱,好的城市的房子仍然很值钱。另外一些城市的房子、一些质量差的房子会越来越不值钱。整个城市化建设开始由东南沿海向西部和北部进行转移,李克强把城市化改成城镇化。

  我们这一代人的未来会怎么样?我们未来的财富在哪里?

  给大家讲四个正在发生的变化。第一,从“成本+规模”到“互联网+”。左边的人是张瑞敏,他是1984年的,应该是那代企业家里面进步最高的,四月份的时候他坐在我边上,向总理汇报说,我今年做企业31年,海尔31年来靠什么打天下?两个东西,第一,我有8.2万的产能,是全世界最好的产能,第二,我在全世界有3万家海尔专卖店。在过去两年里面,海尔裁员2.6万人。现在80、90后朋友去哪里买家电?你们去一号店、京东、天猫,所以他说我坚决的变革。上个月我在海尔两天,访问了六个部门。今天的海尔薪资级别只分三级,第一叫平台组,第二叫小微组,第三叫创客。而中国现在制造业分三级公司,一个叫海尔,一个叫小米。

  IBM前总裁郭士纳和张瑞敏说你是我们这一代当中最勇敢的,我们已经不敢那么干了。我问张瑞敏,你怎么看外界对你的评价?当时,他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张瑞敏说,如果我再管别人怎么想我,我就不改革了,我退休了,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家电企业了。

  旁边的小姑娘知道吗?她是1979年出生的,在过去的两年里面,张瑞敏到她的企业去了9次,去干吗呢?这个姑娘在青岛做了一个服装厂,她是二代,她爸爸的年龄和张瑞敏差不多,原来是做西装外贸的,外贸垮了,她女儿回来以后,在她的工厂边上另外做了一个工厂。我说我要做件西装,小姑娘派人量我的身体,采集了40多个数据,把这几个数据扔到她的生产线上,一个礼拜以后她的生产线只给我一个人做西装,她每天可以接3000个这样的单子。这个小姑娘在做第一个现在很流行的事情,叫互联网+。互联网+的工作把他的生产线全部个性化,可以为一个人定制。张瑞敏去了9次,现在买海尔的洗衣机,已经可以定制面板的颜色,洗衣桶的容量。张瑞敏和我说,光搞互联网+不行,还要升级。海尔在研发一个洗衣机不用水,叫无水洗衣机。

  你不知道这些家电企业往哪里走。在未来的几内,我认为传统的制造企业,做冰箱,做空调,做洗衣机,做家居,做服装,做饮料,做机械,做装备,中小型企业的80%会破产。

  未来五年内,中国制造业的淘汰非常非常的惨烈,产业逼着大家改,地方政府逼着大家改,浙江和江苏县级政府都在推一个政策,叫把一个县里所有的制造业全部列一个排名,污水排放一个指标,生产雇佣工人一个指标,交的税收一个指标,排在倒数的每年掏5%,税收交的很少的企业会被迫的离开江苏剩5年后再有机会和大家讨论中国制造业问题的时候,有一件事一定会发生,我们再也不会讨论互联网+了,互联网+将不再是一个问题,因为所有的制造业企业全部完成了互联网+的改造。没有完成的也没有机会了。

  制造业现在发生的年轻的一大堆的变革。我到佛山去看,他是全球最大的家居企业的集散地,很多家居企业已经没有钱赚了,成本越来越高。佛山是全中国最大的工业企业,一年的工业资产2.1万亿,制造业的压力非常大。它的家居行业、电器行业大规模转型。转不转得过去,我认为一定会转得过去。现在所谓的80、90后创业,就是一个新的过程,新的制造模式对旧的制造模式的一次彻底的颠覆,会彻底的改变。

  第二个发生的情况是什么呢?从屌丝经济到中产崛起。长期以来,中国做制造业的朋友有一句话叫价廉物美,中国的消费者认为,我能够花很低的价格可以买到很好的东西,有可能吗?天下从来只有买错的,从来没有卖错的。价廉物美,有可能吗?我记得98、99年的时候,柳传志说,花半年时间帮我做一台一万以内的电脑,当年惠普的电脑卖1.8万,结果一万的电脑做出来了,所有的性能和IBM一样,结果柳传志踢了一脚,外面的主机壳就凹进去一块。一万以内?钢板肯定避多。

  如果你是开商店的,当一个人走进来的时候,当他问你一句话的时候,你就知道他是屌丝,什么话?“这个东西打几折?”当他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是屌丝,他是一个追求性价比的人,他认为用很低的价格可以买到很好的东西。

  而什么叫性能爱好者?他了解商品,他愿意花好的钱去买好的商品。我们做企业的一生的梦想是什么呢?我认为好企业就是我用我的心力提供了一个商品,这个商品有一个好的价格,好的价格会有好的利润,有好的利润,我会把利润拿出来一部分进行好的研发,好的研发继续有好的商品,通过好的价格,好的利润,好的研发,全世界的好企业都是这样生存的。

  中国的麻烦在什么地方呢?我提供了一个商品,到市场上的时候消费者关心打几折。因为性能的雷同,我必须把价格压的非常低,我要通过价格战进行规模,我的规模越大,我的成本边际越来越薄,这个行业变的血淋淋。

  50、60、70年代出生的人是现在中国最有钱的,我曾经问过胡润一个问题,中国排在前千位的富豪,哪个年龄段出生的最多?在1962到1975年,这一拨人是中国最富有的人,年份最多的一年是1963年,62、63人口大爆发,这一批人是中国现代最富有的人,包括50后的一批。这一批人和80后、90后最大的区别在哪里?最大的区别不在钱多和钱少,而在中国的50、60后,甚至70后的部分不爱自己,他们的一生都在赚钱,他们不相信消费这件事情,他们被冯小刚嘲笑,怎么嘲笑他们呢?你们这帮土豪,买任何东西只买贵的,不买对的。

  80、90、00后的区别在哪里?他们很了解商品,他们跑到钟表店,你和他说这是瑞士十大名表,他干的第一件事情是是到百度上搜一搜,如果不是的话,你就是个骗子。他相信广告吗?他不相信广告。他们相信口碑,同一个消费阶层人的口碑。他们非常的了解商品,他们是月光族,他们愿意花很多的钱在自己身上。

  中国出现了两拨市场,一拨叫屌丝市场,一拨叫理性市常特别有钱的人很少,特别没钱的人也很少,这个国家是稳定的。我认为这个景象正在发生,中国现在出现了服务经济的升级时期。

  我们现在开始做卖不动产也好,卖一些商铺也好,基本上面对着中国中产阶级,靠你的高性能,靠你的服务,靠你的硬件和软件,靠理性的诉求来打动这些人,你靠硬广告,靠噱头,靠题材,已经没有办法打动这些中产阶级了。

  第三个正在发生的景象从大众消费到圈层经济。孝队流行的是中国第一次进入男士消费时代,现在TFBOYS是中国百度热搜榜排名第一个,今天在座的90%的人不知道他们,我听过了他们的歌,你们不会喜欢的。他们如果在下个月在南京举办一场万人演唱会,你们想想他的票会在多少时间之内卖完?我请教过一个娱乐界的人,他说最慢大概15秒,最快2秒。

  而且在座的叔叔阿姨,哥哥姐姐们,你们再有钱也买不到他的票,因为他有几百万的粉丝,通过组织化的方式,在贴吧,在部落,在朋友圈把票已经分割完了,你再有钱也买不到他的票,他也不需要你进到他的会场里,你不属于他们的阶层。这就是今天中国新的消费,叫小众经济。

  商业机会在哪里?未来的商业机会是我们将失去大众品牌,大部分的中小企业所服务的只是一个特定的人群,这个特定的人群会垂直打通。你只要服务这些人,你只要在这个族群中形成你的品牌理念,你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小而美丽的优秀企业。在未来的中国,做一个几万人这样的企业,对各位的创业者来讲已经不是梦想了,做一个家喻户晓,从8岁到80岁都知道的品牌,也不再是一个梦想,梦想是一个做几百人,千把人的企业,甚至几十人的企业,在一个特定的族群和消费族群中打穿做透,为他们提供服务,这是中国现在消费社群最大的变化。

  我前天刚刚在北京参加了腾讯组织的移动社群大会,我专门讲了这个话题,中国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社群经济时代,太多的价值观,人群切割变的非常的重要。有的时候不需要外面的人。

  第四个变化是由产业资本时代进入到金融资本时代。这个可能对当前的中国中产阶级是最关键的,我们今天所经历的这一轮资产泡沫,应该是近十年来最大的资产泡沫,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比较良性的资产泡沫期。经过这次的资产泡沫,中国整个的财富分配模式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。

  在过去36年里面,靠的是实业,都是在产业中获得利润,这叫做产业资本主义时期。未来的每一个企业,我们所提供的每一项服务,每一个消费都可以被打包成一个证券产品在市场上进行销售,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。在过去很难,为什么很难呢?很长时间里面,中国的资本市场非常的单一,1990年中国有上市公司,到今天2700多家企业,中国数以百万的企业去银行融资,银行每年赚一万多亿。每一个中产阶级买什么东西呢?第一,买房子,第二买股票。

  从今往后,作为中产阶级的变化非常大。随着上海的新兴战略板的起来,随着新三板的起来,随着信托行业的起来,随着海外资产配置不断的丰富,随着股权众筹不断的开放,整个中国资本市场形成了一个复杂结构,而且我们非常的陌生。

  资本市场的结构越来越复杂,产品结构越来越复杂,未来在中国地区做企业的人,你一定要知道一件事,第一,你必须要做好企业。第二,要尽快让你的企业证券化。

  我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,在过去的15年里面从来不买中国的一张股票,为什么不买?因为我对他们太了解了,我看过无数的上市公司,上市造假,任意炒作自己的股价。

  但是从去年开始,我说,我们要积极的去拥抱这次的资本泡沫,怎么拥抱呢?我干了两件事,第一,把我的蓝狮子在今年十月份推到新三板,要证券化,我要去享受这一轮的泡沫。第二,我成立了一家新媒体并购基金,我去做并购,三年前我不敢干。

  我们要怎么拥抱这一轮的金融资产泡沫周期?在你的资产配置中进行多重资产配置,到信托,到基金。一定要让自己的资产迅速滚起来。这是我们在未来的新十年看到的变化,就是整个财富的创造模式在发生变化,资本和资本杠杆,在未来财富波动中的效应会急剧的增加。

  最后,我有两个结论。第一个结论是把未来交给80后。今天在中国做企业,你的中高管层里面,如果80后的比例低于30%,你就是一个非常老的企业,是马上要挂的问题。你干的第一件事必须要洗盘,让听得到炮声的地方都是80、90后。有很多我这个年龄的人说,我们要理解80后,我女儿96年的,有一次我在家里吃饭,她坐在我旁边,我看着她,一个100斤左右的小姑娘,马上要到美国电影学院留学的小姑娘,我能理解她吗?我这边坐的70多岁的老爹,也在埋头吃饭,我就在想,这个老头子这辈子有没有理解过我。我和我爹只能达成谅解,我们是活在两个价值观里面的人,他是1945年出生的,他有他的价值观的,我有我的价值观,我女儿有她的人生观,有她的价值观,所以我和我女儿终身不能理解,只能谅解。那怎么办?就把决定权交给你了。

  今天中国很多像我这样的上半场走过来的成功者,我们一定要把一线交给80、90后,我们干吗呢?我们去寻找那些最值得托付的孩子,我们所有的经验是看人,是对风险的规避。我们未来不是自己去打仗的,而是我们找到年轻人,让他们替我打仗,我们给他钱,给他资源,帮助他规避风险。所以世界在今天到了一个托付的时候,托付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退出战常

  第二个结论是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。人活在地球上最大的资产是钱吗?不是钱,是我们的生命本身,我们的生命本身是我们最大的资产,我觉得人活一世一生都在赚钱,是一件特别可悲的事情。我们要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。这是我去年写的一篇文章。我这句话是写给我女儿,也是写给我自己。

  我女儿初中毕业就到温哥华读书,去读书以后,我和她妈妈的想法是,你只要考进一家全球排名前100位的大学,就对我有交代了。到温哥华以后,我有一个经济学家的朋友,他和我讲了一个他的故事,他说我要求我女儿继承我的衣钵,他的女儿是本科学经济,博士学经济,耶鲁经济学博士后毕业,他飞到耶鲁去参加了他女儿的毕业典礼,参加完以后,当天晚上女儿来敲门,女儿把一顶博士帽扔在他的床上,告诉他说,我们已经完成了你所有定的目标,我要到新加坡学设计,我告诉你,我喜欢的是设计。我女儿从温哥华回来以后也说要退学,要学音乐,后来她到上海读音乐,她刚刚拿到了纽约电影学院的通知书。

  今天的孩子,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爱好去走自己的人生。千万不要用我们的价值观,用我们的理想拷贝到我们的孩子身上,他们不需要重复我们的人生,他们从一个富足走向一个更大的富足,他们这一代有机会浪费自己的生命。我对我们自己讲,我们一辈子不需要天天去赚钱,我们应该有时间去看好的电影,去日本看看樱花,去买一个好的房子犒劳犒劳自己。

  我们赚的钱干吗呢?就是我们要吃好点酌点玩好点,把世界交给80后。我觉得我们没有人可以拯救我们的资产,谁可以拯救?第一,我们一定要不断的进步,跟得上这个市场,第二,我们必须要认命,不同的年龄干不同的事情,第三,我们要学会花钱。

  我们演讲完了。谢谢大家!

 

Copyright 2016-2017 © 苏州朗益精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Lonni-1.Com 备案号:苏ICP备20123123号-1
H.P:13511600484(季先生) ADDR:苏州吴中区木渎镇新苏福路428号 /  技术支持:苏州企业网站制作
2016-2017 © 苏州朗益精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Lonni-1.Com

扫一扫